udn瘋活動 讀文創 不發聲 未來也許不會發生-《皇都電姬》音樂劇

不發聲 未來也許不會發生-《皇都電姬》音樂劇

「我爭口氣不是要證明我有多厲害, 我只是想告訴別人,我失去的東西我會自己拿回來。」-電影《英雄本色》台詞

DATE 2022.07.05

《皇都電姬》為香港、台灣共同合製音樂劇,以台南麻豆「電姬戲院」、香港「皇都戲院」兩間戲院為整部劇穿針引線,全劇以廣東話、台語、中文三種語言貫穿,並以40、50年代的復古台灣,與2220年的未來香港,兩條故事線交織,為約莫兩小時的音樂劇,勾勒出燒腦的宇宙空間,一邊是小情小愛的那卡西風格,一邊是黑色幽默的科幻警匪片,企圖讓觀眾穿插在時空旅行之中,看著車邊飛快的窗景一幕幕閃過,有種過去與未來跑馬燈失速奔馳的錯覺,但究竟要駛向何方?這時我們詢問香港「劇場空間」的余振球導演,得到的回應卻是終點「未完待續」,余導意味深長笑笑的說:『我覺得劇場是拋出問題,不是解決問題。』意味著你可能會帶著好奇進來看戲,卻又帶著無限多個問題走出去。


香港皇都戲院(照片版權/提供:View From This Side)


台南麻豆電姬館(照片版權:公有領域(源自:臺南市政府,南瀛學電子報第115期)

2019年,香港余振球導演與作詞人張飛帆,邀請台灣阮劇團藝術總監汪兆謙與編劇許正平一起前往香港,作為這部戲的田調行程,當時正值香港政局緊張,因反修例運動整個街道煙硝瀰漫,對於余導來說幾乎像是把人生搬進了電影裡活著般的日常,但對於兩位台灣旅人來說,卻像是把電影搬到現實生活中一樣不可思議,也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衝擊經歷,《皇都電姬》給人的科幻感也相當重。汪導說:「我希望觀眾走出去劇場會有種魔幻感,走出後會覺得我是誰,我在哪裡?恍如隔世的感覺。」


《皇都電姬》2020年台南演出片段-小鎮玫瑰(照片提供:阮劇團;攝影:黃煚哲)


《皇都電姬》 2020年台南演出片段-無言歌(照片提供:阮劇團;攝影:黃煚哲)


《皇都電姬》2020年台南演出片段-遠方(請標註-照片提供:阮劇團;攝影:黃煚哲)


《皇都電姬》2020年台南演出片段-醒來(照片提供:阮劇團;攝影:黃煚哲)

不論是1950年~1970年台灣國語政策,或是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事件,對於『皇都電姬』音樂劇想探討的並非是立場的二元對立,更像在整個物換星移的世界中,擲出一顆沈穩的錨點,點出陣陣漣漪,延伸到世界每個角落,汪兆謙導演說:「創作是反映時代,我們先前是關注香港,現在是關注烏克蘭,這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問題,我都假設這個作品是會走到全世界。」也因此,《皇都電姬》堅持啟用香港演員跨海演出,還是在疫情爆發高峰期間,實屬相當大膽的決策『香港雖然是一個漂泊的城市,但香港人很有信念,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們有些信念跟故事,在他們口中,想要說出來。』從以前就一直很喜歡香港電影文化的汪導,直誇廣東話是非常漂亮的語言,即使疫情間隔著網路讀本,演員都遮去了半張臉,克難推敲著演員情緒,但所幸這次邀請的香港演員鄭國偉是非常資深的劇場演員,睽違近10年再度復出,汪導如獲至寶的誇讚著,距離的問題也就靠演員深厚的功力克服了。


香港資深舞台劇演員鄭國偉已抵達台灣進行排練(照片提供:阮劇團)

《皇都電姬》音樂劇乍看,像是致敬電影、致敬追夢的人,重現經典電影元素,在舞臺呈現上,仿造兩家電影院場景,一位來自香港經典電影《英雄本色》,原由周潤發飾演的Mark,穿梭到2220年元宇宙盛行的香港皇都電影資料館裡,因一口廣東話,被未來人認定為是需排除的BUG;另一面的台灣,由電姬戲院後代返鄉拍攝紀綠片,藉此回顧過去台灣那歡樂又壓抑的40年、50年代,尋找逝去雙親的故事,不同的時代背景,有種共同的命運連結,兩邊戲院都面臨拆遷,也剛好藉此拆出一段又一段動人故事,余振球導演:「當時在發展(本劇)得時候,剛好是皇都戲院也面臨拆遷的問題,當時一層一層的拆,發現有許多很漂亮的浮雕及過去商場。...還好最後因為有建商買下,戲院才得以保住。」另一方面,電姬戲院先曾出現在《浮光掠影-每個人心中的電影院》侯孝賢約三分鐘的作品之中,在余導另一個作品「雙城紀失」中,合作的演員陳婉婷正巧就是電姬戲院的後代,透過她口述電姬戲院的故事既立體也很有重量,余導分享:「那時候看電影就是一大群人一起看電影,要看電影的時候很多人一起在門口買東西吃,就像侯孝賢電影那樣...看電影很像是大事情,跟現在很不一樣了,...現在電影院位子是越來越少。」《皇都電姬》在場景設計上也企圖找回早期觀影的感受,因此台上戲院座椅也都是仿造早期電影院獨有的木頭長板凳,演員在戲中觀影,台下觀眾也在看劇,一層又一層,在劇場中,觀眾和演員正巧做著同一件事,一切彷彿緊扣劇中「不同年代,共同命運」的核心。同時這部劇也是兩邊導演與編劇的集大成,節奏在快與慢間流動,情感細膩、千絲萬縷,喜愛挑戰的導演們還易地而處,由台灣汪兆謙導演執導香港故事,由香港余振球導演執導台灣故事,能夠跳脫框架去看彼此文化與歷史脈絡,加上台灣編劇許正平、香港編劇郭永康,幾乎是四核心運轉,讓人驚豔的是,最終能將如此繁雜的劇情精煉在一條軸線上,「香港部分編劇選擇電影《英雄本色》一邊是打打殺殺的槍戰、台灣則是很像八點檔一樣。」余導笑笑的說。

兩位導演共同對於其中一場《無言歌》都相當有感觸,余導:「一開始演員一起唱歌很開心,後來就慢慢一個一個沒有聲音。最後所有聲音都沒有了,但他們很用力地唱,可是還是沒有聲音。再更努力些有一絲絲聲音出來,上次演的時候我很感動,台上演員唱不出聲音的時候,台下觀眾有人會慢慢幫忙唱出聲。」汪導:「整部戲的對比,也在這裡拉到最大然後打破。」另一首《自由飛》余導也補充:「我們把記憶、歷史跟想像、感情都放在一首歌裡面,演員在不同時空,現代的、過去的已經死的...都在同一個場面穿插一起唱歌。」充分感受時間流逝之中,各種命運的交會共鳴,特別是現代疫情年代,更加重視網路使用,兩位導演也想藉此拋給觀眾去思考,汪導:「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單位,現在資本主義讓城鎮的差異開始消滅,小單位有獨特性的東西被消滅,我認為這也是文化的消滅。」余導:「台語或廣東話如果都沒了,怎麼辦呢?我們現在都戴著口罩低頭看手機,就好像嘴巴被打上了一個叉叉。」整體社會的發展,少數文化漸漸被消弭,如果我們選擇不發聲,也許我們想要的未來,也不會發生,對於文化與語言的消逝,與其硬邦邦的說教《皇都電姬》選擇用唱的方式唱出,讓歌曲就像酒精一樣,把情緒放大,把觀眾都拉進了劇裡面攪和著,走出劇場後,也許反爾會更加清明。


香港「劇場空間」余振球導演(左)及台灣「阮劇團」汪兆謙導演。(照片提供:阮劇團;攝影:黃煚哲)

 


《皇都電姬》節目資訊
售票連結: https://bit.ly/3FWqXOM
演出時間:7/22(五)-7/24(日)、7/29(五)-7/31(日)
演出地點: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
主辦單位:阮劇團、聯合數位文創
贊助單位: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Events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