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名稱
第一假聲男高音 修爾  2018演唱會

活動期間
2018.06.18 ~ 2018.06.18
活動地點
國家音樂廳(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21-1號)
主辦單位
聯合數位文創
udn售票網
https://goo.gl/V4z4xD
假聲男高音與伊莉莎白時代的Melancholy

2018.05.23, PRESS<<BACK

假聲男高音與伊莉莎白時代的Melancholy

撰文/莊承穎

談到當代的假聲男高音和其演唱曲目,免不了會提到上個世紀初開始在歐洲熱烈進行的早期音樂復興運動(Early Music Revival),以及留下大量文獻樂譜而成為經典的伊莉莎白時期魯特琴歌。歐洲音樂史上的文藝復興到巴洛克時期是以西元1600年做為分界,魯特琴在歐洲各國經歷了一連串的樂器改革和發展,而魯特琴獨奏和魯特琴歌(Lute Song)的演出形式,由數位英國著名的音樂家在當時引領了潮流,成為英格蘭王室、貴族和有經濟能力的民眾之間極受歡迎的音樂形式。其中約翰.道蘭(John Dowland, 1563-1626)是其中的佼佼者,身兼作曲家、享有盛名的魯特琴演奏家、歌手等身分,並曾高薪受雇於英格蘭駐法國宮廷外交官、丹麥皇室、與繼任伊莉莎白女皇並統御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的詹姆士一世(James I),作為宮廷樂師。其所出版的魯特琴歌和魯特琴獨奏曲,400多年來風靡歐洲,並隨著近幾個世紀頻繁的國際交流而傳遍世界。



●義大利畫家卡拉瓦喬所繪的《The Lute Player》,約1595年

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身為島國,在歷史、文化、藝術上和歐陸之間有著既密切相互影響、又分隔發展的微妙關係。西方音樂史的學者以1600年作為歐陸音樂史文藝復興時期和巴洛克時期的時間分界點,而在英國則是以王朝的更替作為音樂型態的分期,道蘭生平經歷的正是都鐸王朝最後一任伊莉莎白女皇在位時期(1558-1603)和接續的斯圖亞特王朝第一位國王的詹姆士一世(James I,1603-1625年在位)之間。道蘭音樂作品和魯特琴歌的內容與音樂情感,因此與「伊莉莎白時期的憂鬱」(Elizabethan Melancholy)密不可分。被稱為「黃金時期」(Golden Age)的伊莉莎白時期,教育開始普及,但有兩個重要的原因讓英格蘭執迷在憂鬱的氛圍之下:其一為歐洲的黑死病和英國對外不止息的戰爭所帶來的死亡迫近危機感,其二為帝國無法為大量受到良好教育的知識分子(當時以男性居多)提供施展抱負的機會,即使於公職生涯中最終獲得成就的少數個人,也大多經歷了大半生的失望與挫折。在如傳染病般沉迷於憂鬱的伊莉莎白時期、斯圖亞特王朝早期(Early Stuart Period)的英格蘭,文學、戲劇和音樂也在此時期發展出了獨特而深刻的藝術作品與文化傳統。其中最著名而具代表性的作品便是該時期英國文學劇作家莎士比亞(1564-1616)的《哈姆雷特》(1599-1602作品)等四大悲劇。而道蘭便是此時期英格蘭最具有代表性的音樂家之一,其所創作的魯特琴歌和歌詞內容也脫離不了這股憂鬱情緒的壟罩,甚至成為了一股音樂的潮流以及其作品的「註冊商標」。他甚至用雙關語「Semper Dowland, semper dolens」作為自己一首器樂重奏作品(consort piece)的標題,意思是自嘲「永遠的道蘭,永遠的哀傷」。




戴勒與魯特琴家Robert Spencer

隨著20世紀初音樂學這門學科的發展,音樂史學家開始重新審視文藝復興時期和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大英國協音樂學者的研究和教會合唱音樂的蓬勃發展,在全歐洲來看可算是非常活躍的,這些英國的研究和音樂活動,也成為引發了當代歐洲早期音樂復興運動的強大動力之一,推動發展出一套「新的」標準,期能以復古的演唱方法、復原古樂器的製作和復古演奏法來唱奏早期合唱、獨唱音樂和器樂和其他形式的音樂作品,而非用歐洲古典時期之後改革發展的現代樂器來展演這些音樂作品。這個當代的古樂復興運動,姑且不論實踐上的正當與否(新一代的音樂學者反駁復古的保守派,嘲諷穿古裝的當代古樂表演者其實並不會想回復當時為宮廷、貴族雇主們飲酒作樂的背景音樂演奏者的身分),以客觀的角度來看,是精心提供了我們現代聽眾在音樂審美的另一個選擇,也孕育了歐洲各大城市在近半世紀創立並活躍演出的「新興」文藝復興/巴洛克古樂團,為世界各地的愛樂者提供了精緻美妙而富有學理深度的歐洲早期音樂節目,引發鑑古知今的審美哲思和意趣。其中英國的著名假聲男高音戴勒(Alfred Deller, 1912-1979)於1951年起錄製了數張含有多首道蘭魯特琴歌、由各種形制復古器樂伴奏的獨唱專輯,並經常受邀於歐美各大城市演出,使道蘭的音樂成為早期音樂復興運動的重要曲目。假聲男高音這個唱法從戴勒的努力開始,也從被輕忽的狀態扭轉為當代歐洲早期音樂復古潮流下公認有歷史價值而被還原的「古樂器」。歐洲各大音樂學院也在近半世紀從拒絕承認假聲男高音的態度,逐漸轉變為各大音樂學院的早期音樂系重點培養的古聲樂類別並正式招考學生。這個新興樂種及聲樂型態也隨著古樂復興運動的開展,經常被演出和錄音,半個多世紀以來,在歐美孕育出了多位著名的假聲男高音演唱家,也再次將這個聲音帶入了早期歌劇復興和現代歌劇的舞台,在此將介紹近年最多產和廣泛受邀在世界各地演出的幾位演唱家。



1、英國假聲男高音麥可.錢斯(Michael Chance, CBE)1955年生於音樂家庭,成長於早期音樂復興運動的英格蘭。從教會童聲、伊頓公學、到劍橋大學國王學院教會合唱團學者歌者(Choral Scholar),細緻亮麗的聲音特質與充滿思考和靈活控制力的演唱,成為古樂復興運動中假聲男高音的佼佼者,演唱並錄製過幾乎所有英國和歐陸的假聲男高音各種形式的經典作品。曾獲葛萊美獎並開創假聲男高音與當代音樂的合作。於2009年授勳大英帝國司令勳章(Commander of British Empire)。


演出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pPyN5t7uyo





2、德國假聲男高音安德瑞斯.修爾(Andreas Scholl)自7歲參加男童合唱,到13歲時於2萬名從世界各地挑選至羅馬參加1981年彌撒合唱的男童中,被選為獨唱。並在17歲得到一般只招收研究生、位於瑞士的歐洲早期音樂學校Schola Cantorum Basiliensis的入學許可,隨後並成為該校巨星教師中的一員。他的音域為中音(Alto),音色純淨自然而有控制力,演唱具有器樂般的精準和聲樂傳達感情的動人力量。他大量早期音樂獨唱的錄音和演出,儼然成為最具有代表性的歐洲早期音樂歌手之一。


※修爾也將在今年6月18日首度舉辦台北音樂會,與長期夥伴-歐洲國寶級魯特琴大師 卡拉馬佐夫共同登台演出,開演倒數中,購票請上udn售票網:https://goo.gl/CWRQLf。喜愛音樂會的聽眾把握機會。


演出影片:



3、美國假聲男高音大衛.丹尼爾斯(David Daniels)擁有聲樂自然的顫音,音色具有亮麗的光彩和能夠與大音量次女高音抗衡的聲樂投射,雖然他的音質不是歐洲學院對早期音樂復古運動所要求的嚴格音色,因而出現了各種評論。但他真誠的演唱魅力、動態強弱鮮明的高超的演唱技巧、能與所有當代歌劇歌手並駕齊驅的聲樂能量,卻開創了假聲男高音在當代樂壇中獨特的美感。他也在演唱生涯中證明了當代訓練出來的假聲男高音,是可以有實力名正言順地將巴洛克歌劇在歷史上原來由閹伶歌手演唱的英雄、國王的角色,從反串的次女高音手中接手回來而毫不遜色的。


演出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RdykK-Pa-s






1978年出生的法國假聲男高音菲力普.雅洛斯基(Philippe Jaroussky)原來學習小提琴,驚人的天分在轉而主修假聲男高音並於巴黎音樂學院得到早期音樂學位之後,迅速展開演唱生涯而竄紅,並從不分聲音類別競爭激烈的評審中,贏得了2007年最佳法國抒情歌手、2008和2016兩個年度的德國Echo Klassik Awards最佳歌手大獎。雅洛斯基的音域寬廣,高音可以到達女高音的音域,在假聲男高音的分類上稱為sopranist。他的音色純淨清亮,情感豐沛,被許多專業樂評家和音樂家形容為天使的聲音。其錄製、演唱許多閹伶歌手演唱過的超技歌劇選曲皆游刃有餘,是新一代的假聲男高音巨星。


演出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xnBjAaJWCc





曾獲得16座葛萊美獎的英國搖滾巨星史汀(Sting),在2006年與著名的波士尼亞魯特琴演奏家Edin Karamazov合作了「迷宮之歌」(Songs from the Labyrinth)專輯和世界巡演,便是一個以當代角度重新詮釋道蘭的魯特琴歌作品的跨界專輯製作。道蘭的魯特琴歌呈現了伊莉莎白時期的憂鬱愁緒和細緻美感,在400年後全球化的21世紀,仍能深深觸動你我的心弦。










莊承穎

筆者為英國伯明罕音樂學院假聲男高音碩士、美國賓州大學景觀建築碩士

世界古樂跨界樂團繆思踏泥客藝術總監、柳琴/阮咸演奏者